庆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柳塔的煤老板

2019/05/14 来源:庆阳信息港

导读

大柳塔的煤老板据能源评论报道,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来到陕西省榆林市,这是一个盛产煤炭的城市。经过大半天的颠簸后,我来到了被称为黑金之

大柳塔的煤老板

据能源评论报道,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来到陕西省榆林市,这是一个盛产煤炭的城市。

经过大半天的颠簸后,我来到了被称为黑金之都核心地带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名叫大柳塔。一条河从镇中央横穿而过,河的左岸属于陕西,右岸则归辖内蒙古。我住的酒店傍河而建,一桥贯通两岸。

在大柳塔镇小住的前两天,我经常步行到这座边界桥的中央,桥上偶尔有拉着满车煤块的大卡车驶过,落下一地粉尘。这里四周都是起伏的黄土沟壑,并没有什么悦目的景色,可之后几天的经历却颠覆了我对这个小镇的认识。

在这里停留的第四天,一个李姓富豪开着价值两百万以上的奔驰车带着我在本就不大的小镇转了几圈。这位在当地有着数个煤矿、三家洗煤厂的大亨一手握着方向盘,一边用手指在视线外不停地画圈,那条山壑叫兔子沟,我有几个年产30万吨的煤矿就在那里,几年前从国企那找关系划出来的。翻过那座山就可以看到我的一家洗煤厂,规模不是很大,但也还能赚钱,焦煤、电煤、动力煤的活我都可以接。

老李说,他并非本地人,多年前,还仅仅是一个兜售煤炭采掘机配件的业务员,初来此地时,正赶上央企神华集团大举开发这个小镇的第二波。全国各地的淘金者蜂拥而至,神华集团圈出优质煤矿后无暇顾及的边角料成了这些外来者财富之梦膨胀的起源。

老李说,他初在街头开了家配件店,仅一年光景,积累的桶金加上东拼西凑的外债已足以盘下一个年产15万吨的小煤矿。再过两三年,他去银行取款时,已经开始用蛇皮袋装现金了,以前这里的人谈生意大多都是用现金,钱再多也用现金,我取得多的一次钱整整装了几个袋子。

决定在大柳塔镇落脚前,老李也曾无数次猜想过在此生活的情景。在这偏远却蕴藏着巨额财富的陕北小镇,除了漫天飞舞的煤尘,以及日夜穿梭的卡车,以及一条属于神华集团的运煤铁路,几乎再难找到其他城市应有的标识,现在看到的KTV、酒店、洗脚城都是后建的,我来这里时,这里只有黑色的煤,等着人去挖。

老李说,他告别家人终扎根于此时,也经常骑着之前的摩托车停在那座边界桥的中央,想念家人,也想着如何将淘金的触角从此辐射到这两个煤炭大省的腹地。

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老李在几杯白酒下肚后说的一番话。老李说,他来大柳塔后不久,便抽空回了一趟四川老家,与原配妻子办了离婚手续。离婚后,原配听人说起他的百万身家,带着一双儿女数度索钱,他来一次给一次。再后来,他银行存款已以亿计,原配的纠缠终究让结发情义付之东流,撒泼厮打、官司来往后也终于老死不相往来。

告别大柳塔时,老李提出送我北上鄂尔多斯(600295,股吧),我婉言谢绝。将他的名片保存在背包口袋后,我拦了辆出租车接着上路了。

一路颠簸,景色无新,又和司机聊起来。聊着聊着却又聊到老李,和像老李这样的淘金者,司机说,这个地方80%的人口都是外地人,本地人将盖着煤炭的地卖了后早就去榆林市,或者西安安家了。而那些如老李般者,也早就在西安,以及北上广居室成排。

与老李分别后,我努力回想着在小镇街道上所见过的人。这里的城市,这里的人,俨然美国西部片里的淘金者一样,他们靠着手段和运气,大发其财。然而就像煤被开出来,带来经济效益,也带来环境破坏,钱赚到手,拥有的多了,失去的却也未必少。

电视广告媒体
昆明C型钢
上海厂房检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