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国企职工失踪12年后流浪到南京似野人

2019/10/13 来源:庆阳信息港

导读

国企职工“失踪” 12年后流浪到南京似“野人”扬子晚报6月20日讯 ( 任国勇)35岁的梁某从广西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柳州一家国有企业工作

  国企职工“失踪” 12年后流浪到南京似“野人”

  扬子晚报6月20日讯 ( 任国勇)35岁的梁某从广西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柳州一家国有企业工作,2003年,他莫名其妙失踪了,单位通知了他家人,家人也报了警。其实,他去流浪了,靠徒步去过国内名山大川,近他流浪到南京浦口。19日下午,浦口警方发现他褴褛不堪住在桥洞下点火熏蚊,带回派出所一查发现他大学学历,国企职工,还被当作失踪人口注销了。

  民警一番周折联系上他的家人,家人在那头喜极而涕。今天,对于梁某的哥哥妹妹们来说是一个别样的端午节,以为不在人世的哥哥还活着,他们飞往南京迎接,见面相拥在一起你平安就好。

  高架桥下有名本科毕业的流浪汉

  19日下午1点多钟,浦口泰山新村的吴师傅报警称,他们平日摆在高架桥下打牌的椅子不见了,后来发现不远处的桥洞里有火光,走过去一看,一名流浪乞讨人员已经把他的椅子当柴烧掉了。吴师傅准备上前理论,被他用木棍撵走,吓得不敢靠近只好报警。泰山新村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只见此人穿拖鞋,衣服破烂不堪,裤子遮不住臀部。现场遗留极为简陋的生活痕迹,一堆堆灰烬,几张废坐垫拼在一起的铺盖。灰堆上摆放两只烧黑的易拉罐,其中一个上面还插着牙刷,另一个用来烧水喝。

  民警问他为什么要在这里生火,是不是煮饭?他说烤火熏蚊子,还有点冷。他说名字叫梁某,1980年生,广西人,问他父母名字,他也说了。随后,他被带往派出所。民警通过警务平台,输入他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显示此人信息是失踪人口,广西大学毕业,服务处所为柳州某汽车集团,属国有企业,但是没有照片可比对。民警又与该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联系被告知,梁某在2013年失踪,单位和家人都报过警,后来一直没有下落,便注销了户口,照片删除。根据两地警方的核实,这名流浪人员的确为当时所报的失踪人员梁某。

  为什么流浪他始终不说

  注意到,民警让他写下户籍地址时,此人字迹潇洒。为什么四处流浪,是遇到感情问题,还是和家人有矛盾?民警和在问他这个问题时,他沉默不语。民警又问他想不想家,可以帮助他回家?他有些犹豫。到了下午4点多钟,民警拨通了梁某的哥哥号,得知他们在2003年就失去联系,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接下来,他的母亲和妹妹也与他通话,那头喜极而涕,而梁某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前天傍晚,梁某被送往救助站。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询问他出来多久了?他答:好几年了。工作人员说,在外面多受罪啊,怎么不回去?他答:在外面快活。当晚,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安排他洗澡吃饭,还单独让他住了一间房间。

  心里有道坎过不去,选择逃避现实

  堂堂的大学生,国企职工,为何宁愿流浪十余年不回家?昨天下午,扬子晚报再去救助站与他聊天。在心理咨询室内,梁某换上救助站提供的干净T恤和短裤。与他聊天虽然像挤牙膏,但他不完全沉默。问他有没有过女朋友或者喜欢过的人,他也开始出现微笑回答:出来前没有,出来后就更没有了。他有两个妹妹一个哥哥,排行老二,家中上大学的。问他家人是否关心他?他点头。再问他为什么不愿关心一下家人,至少让家人知道你还活着?他说,怕见他们。是不是和家人有矛盾,他说没有。

  那为什么流浪,是不是跟单位有不愉快?没有矛盾,只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行,心里痛苦,以前所学现在全忘记了。梁某说,他是机械控制与自动化专业本科毕业后就去了汽车制造企业,一年后,单位合并他也离开了,曾经也去过东莞打工两个月就去流浪了。

  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捡瓶子卖钱,怕与人打交道,从不乞讨,我觉得我喜欢这种简单快乐的生活。梁某说,每逢天气转暖,他就会丢弃过冬所有物品,轻装上路,入冬时再找衣物。他去过国内许多名山大川,去过黄山、西湖,去过的地方喜欢的是云贵高原和黄土高原,去这些地方都靠徒步。走路能抛弃一切烦恼。梁某说,他用剪刀给自己修理头发,剪刀用过之后也会扔掉,等需要的时候再从废品中捡一把。在聊天中,他一直抱着两个饮料瓶,其中一个空瓶不愿丢弃,他说拿着有安全感,习惯了。

  想回家过正常人的生活

  问他一个人行走,真的觉得很放松?内心深处不会有另一种痛苦在替代?梁某想了想说:空落落的,我自卑。他的家人靠种植水稻和甘蔗为生。他还说:十几年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这么多话了。救助站的心理咨询师秦主任劝他,应该珍惜自己,家人培养他上大学不容易,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也要考虑家人。梁某低头点头说,不好意思见到他们。你不能让自己这样颓废下去,父母不指望你出人头地,只希望你好好的,那怕陪在他们的身边什么也不做,心里有话说出来才舒坦。秦主任说:或许你全家人供你一人上大学,你感觉无形的压力,但你是堂堂的大学生,不要自卑,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回去后可以从一份简单的工作干起,那怕一个月只拿一千多,慢慢适应社会,这个年龄也不算太大,成家立业不迟。

  20日下午3点半,梁某的哥哥和两个妹妹一路奔波终于来到了救助站。他们见面后抱在一起。妹妹说:你平安健康就好。救助站工作人员叮嘱梁某的妹妹,回去后慢慢抚平他心里的坎,引导他回归正常生活,他现在还在摇摆,感觉曾受过刺激,如果不能适应正常的生活也许还会跑,有条件的话在当地找个心理咨询师开导他。梁某的哥哥告诉,弟弟被分配工作后就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系,家里也没有,逢年过节也不回家,连续几年没有音讯,他们才开始寻找,他认为弟弟之所以不与家里联系,可能是觉得自己不怎么风光,不好意思回乡,其实家人在经济上从来没有给过他压力。

励志文章
主食
中医美容
标签

友情链接